Feeds:
文章
迴響

自治民主系列導言

「自治」與「民主」

「自治」,相信是一個,比「民主」更難,要求更高的詞語; 「自治」,表示你想知道和插手,很有興趣知道和插手,這個你與其他人共同存在的社群,其整個社會生活應該如何共同去安排; 「自治」,表示你願意,有興趣去了解,你所身處的社群,到底處於一個什麼樣的歷史脈絡之中,及處於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之中,在這個世界中,權力是如何被分配的;代表你知道權力是不能避開而是要互相制衡的,代表你知道當你正面站出來,才可以制衡那個企圖不與你商量的權力; 「自治」,是相信選個代表來代表你是不夠的; 「自治」,代表即使你選個代表來代表你,你是有權及有意欲清楚知道及掌控整個選舉的遊戲規劃; 「自治」,代表你要求自己了解和克服自己的恐懼和慾望,因為這些東西生產排斥異類的慾望,而非共融;沒有共融的態度,便只有靠規則,或者權勢,來處決問題了; ......

queen

固,自治所代表的,是為了不成為社會建制的奴隸,而努力經營民主社會生活的態度和實踐,「自治」所承諾的,不一定是「自由自在」、「無牽無掛」的生活。

今年電影節有四齣影片,當然這些社區人民都未必可臻完美的自治境界,但畢竟都在努力中,大家可以一起參考,一起實踐。

人在皇后

天星鐘聲 For Whom the Bell Rings

社區就是能源 The Power of Community – How Cuba Survived Peak Oil

黃幡翻飛處 Home Where the Yellow Banners Fly

人民代表姚立法 People’s Representative Yao

 

廣告

媒體系列導言

媒體系列導言

plato

攝影 plato

媒體工作的自主,一直是香港言論自由的指標,然而在全球化的媒體競爭下,傳媒機構對媒體工作者的要求逐漸增加,這種急速的發展,究竟是在發展出媒體的自由,還是把媒體工作者的權力收到媒體機構手中?

今年社會運動電影節的媒體系列,都是來自台灣的紀錄片,有直接關於媒體工作者對工作權的維護,也有具體呈現媒體如何在社會事件當中投入力 量,成為一同理解反思以致參與社會問題的媒介。而這些都直接涉及媒體工者者對自身位置跟權利的認識,這或可作為我們理解媒體權力這問題的切入點。

<<那一天,我丟了飯碗>>,是媒體工作者的自白,是他們對媒體工作身份與個人的充權,也同時重新理解整個社會的狀況,讓他們對機構加諸他們身上的無上權威作出抵抗。

除了裁員以外,來自台灣公共電視台的兩條公視頻道紀錄片--《吶喊》和《魔鏡》中,媒體工作者面對社會問題的態度與取態,也值得我們思量。

公共電視在台灣的電視頻道中有一個專門播放紀錄片的頻道,他們每個星期製作不同 紀錄片,完整討論與公眾切身的議題。然而他們又會用不同於香港媒體慣用的「平衡報導」的論調,反之,他們會用更多不同的方法,直接指向問題核心,從而作出更貼近現實的批判。

那一天,我丟了飯碗 That Day, I Lost My Job

吶喊+魔鏡 Cry+Mirror

主辦單位資料

第五屆社會運動電影節 , 2007
The5th Hong Kong Social Movement Film Festival,2007

費用全免 極需捐獻

Free Admission
Donation Needed

電郵 e-mail:smff@riseup.net

 

主辦單位Presented by

自治八樓(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

Social Movement Resource Centre, hkfs (Autonomous 8A)
地址: 旺角彌敦道739號金輪大廈八樓A

Add: 8a Kamlun Building, 739 Nathan road, Mongkok, Hong Kong
電話 Tel: 23977231

電郵 e-mail: contact@smrc8a.org

http://www.smrc8a.org

影行者 V-Artivist

電郵: v_artivist@yahoo.com.hk

網頁: http://vartivist.wordpress.com/

協辦單位 Co-presented by

香港 Hong Kong

香港基督徒學會(Hong Kong Christian Institute)、香港藝術中心(HK Art Centre)、勞資關係協進會(Industrial Relations Institute)香港獨立媒體網(In-media)、基層發展中心(Grassroots Development Centre)、中大學生報(CUHK Student Press)

台灣 Taiwan

鐵馬影展(Iron Horse Film Festival)

南韓 Korea

Media Culture Action

圖像設計Graphic Design:黃守仁 Wong Sau Yan

從台灣鐵馬影展,看到了一個台灣的紀錄片工作者,和新聞工作者,對自己身份一個深刻的反省.

臨離台之前,去了一個鐵馬影展的座談會, 座談會上坐著的三位,分別是

[翻滾吧男孩]的導演林育賢;

今屆威尼斯影展最佳影評人獎得主,林靖傑, (得獎影片:[最遙遠的距離]–香港有放映!)

(林靖傑的出生, 是一個滿心想改變社會的紀錄片導演, 很有熱情的啊) ;

與及, 與許多台灣勞工一起用影像來尋找自扎的勞工工作者陳素香.

席上許多朋友踴躍發言,我聽到令人驚嘆的覺醒.

比如,席上有朋友談到,自己做了多年記者, 有一天, 忽然被無原無故地解僱了,

才忽然知道,自己原來只是一個勞工,不是什麼記者專業協會的[專業人材],

要依靠了好多人的協助,才能爭取回起碼的久薪…

她就忽然想到: 為何大學四年,老師從未教過她勞工意識?

林靖傑講了一個白領專業人士的故事:

一個電腦工程師 ,一天忽然新經理到任,便叫也走路,

還叫個人看著他收拾枱面, 他在那一刻,忽然知道了,自己不是什麼專業人士,

自己與其他基層勞工一樣,是一個勞工.

而不同的紀錄片導演都提到,許多政府機關或者公共電視要買片時,都是以一個極低價,

對紀錄片工作者而言非常困難.

然而,雖然如此,還是有很多紀錄片工作者, 如素香所說: 許多人的自我意識是一個藝術家,

那藝術家就有點排斥接受自己是需要受到集體保護這個事情, 也排斥去組工會,

於是議價能力變得很低,卻又無法自救.

紀錄片從業人員工會的朋友,就更大力提倡大家加入工會.

而同時, 當談到與社會運動團體的合作,大家就認為可以不計回報,

因為大家都明白互相之間的困難.

整個討論,很特別, 是一種香港沒有的氣氛.- -就是一些在社會階層中較上層的文化工作者,

卻因身為一個文化散工,而跌入與基層勞動者相似的非正規工作狀態中, 沒有勞工保險, 沒有勞工福利,

但卻明明,是為人打工的人. 這種情況,其實在香港也很普遍, 但似乎,在香港,大家便無甚認為要組[工會]的需要.

很值得大家參考的一個講法.

相關影片簡介: [那一天, 我丟了飯碗]

剛從我們的姐妹影展, 台灣的鐵馬影展回來, 台北放映此齣韓國影片,場場爆滿!

由於香港的社運電影節沒有資金可以請韓國的朋友來,

我們便趕緊跑去聽那個放映後的講座.

這才知道,這部影片的生產過程,真是十分令人鼓舞,實需要向香港的朋友報告一番:

韓國的媒體及文化行動: Media Cultural Action,一班成員,

是一個沒有什麼資金的團體,連辦公室也沒有,只靠大家的網絡來一起工作.

這個16擊的短片集,其實最初只是一名成員的主意: 我們來拍今年韓國最重要的民間事件吧.

於是一呼十幾應,大家便提出了各自的關注,當中有不同的行動者,藝術工作者,還有一位主婦.

工作期間, 大家一直在網上溝通,提出問題和疑難,大家互相幫忙解決.

(聽了真是嚇一跳–這是需要多強勁的主動性啊!)

然後,到影片出來了,大家便討論如何放映,

把影片帶回事發地點(如被填平的潮灘村落,被奪為美軍基地的和平村等),讓不同地點的朋友,

都可看到社會裡其他被受壓迫的群眾.

同時,由於對文化產品非私有化的想像,

他們商量了一個很有趣的網上下載方法:

他們有一套免費下載的條件, 包括:

下載者承諾會做或大或小型的放映會,與其他人分享;

下載者承諾會把放映會後的討論,告訴拍片的朋友等等

總之,就是一些不會只把別人辛苦做的影片據為己有,而是與人分享, 而當中會帶有一個溝通的可能.

所以說,16擊,其實從主意的開始,到影片的發行,其實整個過程,才是一個藝術作品的全部.

想知影片內容?請去 十六擊影片簡介

零資金,不放棄–請共育香港的社會運動電影節(歡迎廣傳)

第五屆社會運動電影節

今年,我們的電影節仍然是零資金,今年,我們仍絕不退縮,絕不認同錢是搞活動最重要的決定性資源,我們仍堅持相信,人,才是最重要的資源,因此,我們電影節會繼續辦下去。

前年,我們討論了很多反對大企業、反對壟斷的題材;去年,我們把顯微鏡放大,讓我們可以深入思考,相較之下實力懸殊的人民,到底有什麼可能可以活出自己, 又可以面對到大社會,聲言反抗體制所強加於我們的東西?今年,我們將會延續這些自我反省的議題,並回應社會上的問題,如全球化與私營化、自治民主和教育等,並搞相關的延伸活動。

目前,我們已聯絡大部份想找的導演和場地,許多問題已逐步逐步地在解決。然而,為了令到更多人可以從不同的角度觀看這個世界,為了令更多被壓抑的聲音可以 傳達到大家的眼裡和心裡,我們需要把宣傳工作做好,因此,我們希望,各位朋友可以認養今屆電影節,告訴這個世界,一個屬於人民的電影節,也可以持續由人民 自己去把它養育,互相鼓勵,一同成長!

我們接受捐款,但我們也有條件: 人窮志不可短。

我們不認同任何人只要低度參與──捐錢──就可以參與一項協助推進「民主進程」的活動,因為「民主」正是要求人民自治,而自治,就需要主動溝通了解和共識。今年電影節其中一個系列是教育,跟推動民主一樣,教育不是手到拿來,更不應該要求手到拿來,與其等待和批評教改,我們應該主動參與和創造更理想的教育,這些都不是捐錢就辦得到的,因為教育是學習,來自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和互動。

我們希望我們與認養人的關係,不只是錢,而是實實在在的、最寶貴的人際關係、連帶網絡的建立,因此,非常對不起,我們很希望接受大家捐款,但我們有條件:

每位捐款人,我們希望你可以至少出席2場放映會,參與映後討論,又或者,你可以參與撰寫影評、協助宣傳等,又或者是,你能夠想得出的任何共同養育這個電影節的方式。

我們設定了四種不同的捐款額,大家可按自己的能力決定用何種數額共同養育這個電影節,至於上述的參與條件,我們認為,不論你有能力捐多少,都是人人平等的(歡迎個人或團體捐款)
1) $500 2) $250 3)$100 4)
自由數量
捐款方法:

1. 支票請把劃線支票寄往「旺角砵蘭街368-370號耀中大廈九樓(8/F)368A室」,支票抬頭請寫「影行者有限公司」或 “v-artivist Company Limited",並標明是捐款予社運電影節。
2.
銀行過戶請轉賬至中國銀行 (影行者戶口:012-678-0-002185-7),請把入數紙寄給我們,或打電話給我們,以作紀錄。
3.
聯絡人: 陳先生92883017 黃小姐 96240117 李小姐27875656

謝謝各位朋友,看到這裡。民主端賴乎主動參與,祝願大家: 多多參與

第五屆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會
二零零七年八月

人在皇后 Queen’s Pier

拍攝:自治八樓+影行者
剪接:林森
地區:香港
年份:2007/8
語言:廣東話
片長﹕90分鐘

Shoot:Autonomus 8a,v-artivist
Edit: Lam Sam
Region: Hong Kong
Year: 2007/08
Language:Cantonese
Length: 90mins

在主流媒體的洗刷後,保衛皇后碼頭運動裡的人,
很多時給人的印象頂多只是一班激進的示威者。
但其實在整個運動之中,存在著很多不同背景的人,
他們每一個都有不同的信念,身處在共同的一個社會運動之中,
每日經歷著喜、怒、哀、樂,
能夠維繫在一起的,
就只是相信自已的參與,能夠改變一些被認為不能改變的東西。
清場過後,皇后碼頭被圍板重重圍困。
輸了嗎?
沒有。
因為仍然有人嘗試,繼續與運動去發生關係,
想去改變那些「不可能」。

放映時間:
2007年11月24日(六) 晚上七時半
地點:獨立媒體 In-media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
365號富德樓9字樓

2007年12月2日(日) 晚上七時半
地點:中環愛丁堡廣場

Show Time:
24/Nov/2007(sat)1930
Venue: In-media
Address:9/f Foo Tak Bldg, 365 Hennessy Rd, Wan Chai, Hong Kong

Show Time:
2/Dec/2007(sun)1930
Add:Edinburgh Square, Central

連結 Link:

從保衛天星皇后碼頭到重認我城歷史(零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更新

Interloc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