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媒體系列 Media Series’ Category

媒體系列導言

plato

攝影 plato

媒體工作的自主,一直是香港言論自由的指標,然而在全球化的媒體競爭下,傳媒機構對媒體工作者的要求逐漸增加,這種急速的發展,究竟是在發展出媒體的自由,還是把媒體工作者的權力收到媒體機構手中?

今年社會運動電影節的媒體系列,都是來自台灣的紀錄片,有直接關於媒體工作者對工作權的維護,也有具體呈現媒體如何在社會事件當中投入力 量,成為一同理解反思以致參與社會問題的媒介。而這些都直接涉及媒體工者者對自身位置跟權利的認識,這或可作為我們理解媒體權力這問題的切入點。

<<那一天,我丟了飯碗>>,是媒體工作者的自白,是他們對媒體工作身份與個人的充權,也同時重新理解整個社會的狀況,讓他們對機構加諸他們身上的無上權威作出抵抗。

除了裁員以外,來自台灣公共電視台的兩條公視頻道紀錄片--《吶喊》和《魔鏡》中,媒體工作者面對社會問題的態度與取態,也值得我們思量。

公共電視在台灣的電視頻道中有一個專門播放紀錄片的頻道,他們每個星期製作不同 紀錄片,完整討論與公眾切身的議題。然而他們又會用不同於香港媒體慣用的「平衡報導」的論調,反之,他們會用更多不同的方法,直接指向問題核心,從而作出更貼近現實的批判。

那一天,我丟了飯碗 That Day, I Lost My Job

吶喊+魔鏡 Cry+Mirror

廣告

Read Full Post »

從台灣鐵馬影展,看到了一個台灣的紀錄片工作者,和新聞工作者,對自己身份一個深刻的反省.

臨離台之前,去了一個鐵馬影展的座談會, 座談會上坐著的三位,分別是

[翻滾吧男孩]的導演林育賢;

今屆威尼斯影展最佳影評人獎得主,林靖傑, (得獎影片:[最遙遠的距離]–香港有放映!)

(林靖傑的出生, 是一個滿心想改變社會的紀錄片導演, 很有熱情的啊) ;

與及, 與許多台灣勞工一起用影像來尋找自扎的勞工工作者陳素香.

席上許多朋友踴躍發言,我聽到令人驚嘆的覺醒.

比如,席上有朋友談到,自己做了多年記者, 有一天, 忽然被無原無故地解僱了,

才忽然知道,自己原來只是一個勞工,不是什麼記者專業協會的[專業人材],

要依靠了好多人的協助,才能爭取回起碼的久薪…

她就忽然想到: 為何大學四年,老師從未教過她勞工意識?

林靖傑講了一個白領專業人士的故事:

一個電腦工程師 ,一天忽然新經理到任,便叫也走路,

還叫個人看著他收拾枱面, 他在那一刻,忽然知道了,自己不是什麼專業人士,

自己與其他基層勞工一樣,是一個勞工.

而不同的紀錄片導演都提到,許多政府機關或者公共電視要買片時,都是以一個極低價,

對紀錄片工作者而言非常困難.

然而,雖然如此,還是有很多紀錄片工作者, 如素香所說: 許多人的自我意識是一個藝術家,

那藝術家就有點排斥接受自己是需要受到集體保護這個事情, 也排斥去組工會,

於是議價能力變得很低,卻又無法自救.

紀錄片從業人員工會的朋友,就更大力提倡大家加入工會.

而同時, 當談到與社會運動團體的合作,大家就認為可以不計回報,

因為大家都明白互相之間的困難.

整個討論,很特別, 是一種香港沒有的氣氛.- -就是一些在社會階層中較上層的文化工作者,

卻因身為一個文化散工,而跌入與基層勞動者相似的非正規工作狀態中, 沒有勞工保險, 沒有勞工福利,

但卻明明,是為人打工的人. 這種情況,其實在香港也很普遍, 但似乎,在香港,大家便無甚認為要組[工會]的需要.

很值得大家參考的一個講法.

相關影片簡介: [那一天, 我丟了飯碗]

Read Full Post »

導演:廖德明
地區:台灣
年份:
2006
語言:國語/中文字幕
片長:
55分鐘

re01

香港最近最大單和影響深遠的媒體新聞,相信莫過於港台將被「陰乾」之事了。

台灣呢,是年前的中國時報事件。

討論媒體問題,我們常常都會討論媒體表現如何,而媒體工作者,又有幾多會以一個有機的勞工階層的身份,去理解自己與這個世界裡面其他人們的關係呢?

許多常要面對媒體的朋友,常常在投訴媒體工作者的表現時,都會獲得一句:「大佬,我都係打份工啫。」但我們在片中所見的媒體勞工,不是用這種心情去面對他們與世界的關係,或者,用這個框架來看港台問題,也會讓我們多了一個角度吧。

相關評論

連結:中國時報工會 China Times Union (網頁 Website)

 

放映時間:
20071110() 晚上七時半
地點:香港基督徒學會
地址香港九龍旺角道 11 號藝旺商業大廈 10/F (學會位置圖)

20071125() 晚上七時半
地點:獨立媒體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字樓



Read Full Post »

《吶喊》CRY

s02

導演:廖錦桂 古國威
製作:台灣公視

地區:台灣
年份:
2004
語言:國語及/中文字幕
片長:
56分鐘

Director: 廖錦桂 古國威
Production: Taiwan Public Television
Region: Taiwan
Year: 2004
Language: Mandarin/ Subtitles in Chinese
Duration: 56 mins


XX是好的,不過別太沉迷,否則就會荒廢學業」
這句說話,小時候聽得多了,那個XX可以是各種興趣,如跑步、打機、畫畫、唱歌、看小說……還有很多很多。
長大後慢慢就會發現事實是相反,(被逼)沉迷讀書令不知多少人荒廢了自已的興趣,興趣這一道最早反映着我們性格的鏡子,也是我們創建自已生活的資源,失去了,有些人唔覺唔覺,有些人會後悔一生。田徑進步中的小隊因考試四分五裂,這種劇情,換個角度看便變了典型青春片,但問題是成長對環境的妥協、志向的離棄 ,為何如此典型?片中有位老師說最緊要學生夠乖夠普通,蠢一點也沒所謂,這是幾多教育作者的心底話?

” XX is good, but don’t be indulged in or you will rust your study.” We have heard of this statement for thousands of times in our childhood. The XX in the statement could be any kind of hobbies- jogging, virtual games, drawing, singing or even reading novels.

Time past and we knew it is not the reality. Being forced to get indulged in study has actually made our hobbies rusted. Hobby is a mirror of personality and a resource to build our lives. Some of us may not be aware of the loss of it while some may be regret for the entire lifetime.

A typical teenage film shows us not only the typical teenage storyline, but also the problem of compromising with the reality and the desertion of aspiration. A teacher said students only have to be well-behaved and general and it is therefore not a matter if they are a bit stupid. Indeed, how many educators would agree to this statement?

《魔鏡》MIRROR

mir

導演:丁曉菁
製作:台灣公視

地區:台灣
年份:
2004
語言:國語及/中文字幕
片長:
56分鐘

Director: 丁曉菁
Production: Taiwan Public Television
Region: Taiwan
Year: 2004
Language: Mandarin/ Subtitles in Chinese
Duration: 56 mins

用上原創歌劇加動畫貫穿全片,自然令人想起《the wall》,但直接地take side批判,充滿火氣的紀錄片,我們是不能想像香港電台可以製作到的,而台灣的公共電視台就可以了。台灣有法例禁止按能力分班,卻無幾多校長實行,按能力分班也按班分配資源,高分班光管都多條,老師忍不了跪地求公平,校長就說這不是單一情況,像小孩子辯解說「隔離班陳小明都係咁啦!」。社會對人的分化就由學校開始。那麼香港呢?我們有老師會為不公平站出來,或跪在地嗎?還是香港人更清楚古語有云「有教無累」呢?

A film filled up with original musical and animation- it makes us think of <the wall>. To be more critical, it is a documentary filled up with fire. We cannot imagine such a production by the RTHK, but the Taiwan Public Television . An ordinance in Taiwan prohibits schools to separate students into classes by their abilities. However, not many principals made this the case. They allocate students into classes and different resources into different classes. Better class with more resources. Some teachers begged from the principal to be fair but the principal said it is a common practice of school. School becomes a place to start social differentiation. What about Hong Kong? Do we have any teacher who is willing to stand against the unfair situation or beg from the principal? Or do HK people really understand the old saying: teaching without classification?

 

放映時間:
200711月8() 晚上七時半
地點:理工大學CD308室

200711月14() 晚上八時
地點:城市大學Y5303室

Show Time:
7:30pm, Thursday, 8th November, 2007.
Venue: Room CD308.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Show Time:
7:30pm, Wednesday, 14th November, 2007.
Venue: Room Y5303, The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