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第五屆影片簡介 About the Films’ Category

Stamp Tommy’s_Pic 5 HK_Background

一位老師常問: 學生對什麼題目有興趣?

由學生興趣主導的學習活動可以是怎樣的?

如何令學習內容更貼近學生的生活?

在常規的課程以外,學生還有什麽值得學習?

在「自己學學會」的學習過程中,十幾位小學生和一大群菲傭姐姐,用行動解答了老師的問題。他們共同完成了有關菲傭姐姐的故事書和視覺研究活動,老師將分享這個另類的學習經驗。

 

日期: 18/11/2007 時間: 3pm

地點: 中環愛丁堡廣場 (同日晚上放映<天星鐘聲>)

查詢: 61897436 李小姐

廣告

Read Full Post »

反全球一體化、私營化是社會運動電影節多年來的主題之一,但講了這麼多年,還會有幾多話未說完呢?

電影節的答案是,有﹗仲有好多。
在這裡,我們透過映片,不但要控訴它的惡行昭彰,更展現人民敢於與之對抗的力量﹗

今年我們從三個曾時亞洲四小龍的大都會的香港、台灣、南韓,都同見到一股抵抗全球化的力量,在各個小社群中,一一發力。

傳說香港在英殖時,是一個「資本主義的實驗」。那是否就代表香港的人對生活的反抵就最弱?在公共資產一步步被政府私有化時,基層的人最先進行反抗,有勇有謀。

<<盧少蘭與領匯-反對公共資產私有化 >>中,公屋婆婆一臉慈祥,即使在獨力面斥種種抹黑時,她堅韌依舊;在<< 工人模範紮鐵佬>>中,我們見到的是香港幾十年沒再見過的,一個有堅持有承擔的罷工群體。紮鐵工不分潮人尼人,總以團結去抵抗商會與大地產商的分化與壓迫。這裡的他她們,或都在指示著,我們面對全球化時,個人與群體,在反抗的同時,力量如何、在付出什麼。

worker

一個藍綠分明的台灣,似乎比香港更有選擇。然而,移民工在兩地又在反問了這兩個「文明」的「已發展城市」,移民工是否只殖民與奴隸制度的現代延伸?台灣的<< 八東病房>>與香港的<<絕望收容所.希望公園>>,並不止於著眼抗爭,反而透過移民工的故事,向我們深刻提問,我們如何才可以在逃出那個天天在向移民工下毒手的「優越」位置?

到了南韓,我們或仍記得2005的反世貿戰團。那麼請讓我們在<<和平村之戰>>,一聽公公婆婆以農民的身 份,告訴我們土地是什麼。最後的, <<十六擊你所不知道的韓風 >>可以是我們對反全球化運動的一個大觀察、小總結。十六位韓國的行動者,同以一年為期,在各自工作中的全球化重災區,紀錄了不同界別裡,種種運動的可能。這種觀察,竟然力量澎湃。

因著全球化,我們無一避免地成為全球奴隸之時,我們是否有空間,以公公婆婆、潮人尼人、農民工人的提問作為起點,一同思考,如何看清力量的集結,如何才可扭轉全球奴隸化?

十六擊–你所不知道的韓風 16 Takes on Korean Society

盧少蘭與領匯-反對公共資產私有化 Lo Siu-lan and the Link – Anti-privatization of Pulic Asset

紥草根.鐵生花 Iron Born Roses

和平村之戰 The War of Daechu-ri

八東病房+絕望收容所.希望公園  8/f East wing,Jen-Ai Hospital, House of Despair, Park of Hope


Read Full Post »

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聳立著孔子像,遙想當年學子們拖雞帶桔就能成為孔門子弟,有教無類,師生們你問我答,不亦樂乎。如今從小學到大學,想唸上去就要考試好考試好考試好,你講我聽你餵我張口,教育成了一張證書,學習也成為一場適者生存的淘汰賽。如果孔夫子看了《吶喊》與《魔鏡》裡學生的苦況,不知會作何感想?

如果他看完《吶喊》與《魔鏡》會目瞪口呆,那麼《街頭就是教室》大概會令他吐血,因為教育不但不再是不亦樂乎的師生討論,甚至明正言順地成了生意人的商品,自此學生從屬於考試制度,考試制度從屬於商人理念。當年孔子周遊列國,若他今日復生,恐怕會與片中的墨西哥教師們周遊街頭搞革命了。

educate
家長站在老師的那一邊,1982
“The Parents Are With The Teachers." 1982
Photo: Jorge Acevedo

搞革命又何止是街頭運動,一群人為不公義的事情抗爭,將其堅信的理念實踐出黎,已經是一場革命。《當服從不再是美德》裡,神父為窮困的孩子們辦學,即使沒有經費、不被社會認同、無法聘請所謂合資格教師,但還是靠不同年齡的學生讓知識一代代傳下去,共同討論、學習和生活。這位生於二十世紀的神父又是否有孔夫子的影子?

《全人學校短片選》也許就是以上的小結論,全人學校的學生及其家長深受《吶喊》與《魔鏡》的洗禮,於是走進這間不一樣的學校,辦學者在森林搞革命,與《街頭就是教室》的街頭戰士(教師)殊途同歸,實現不必在戰亂後或生活艱苦時才出現的《當服從不再是美德》裡一起討論和生活的教學願景,在比較先進的現代社會,其實我們仍然可以選擇,即使餐牌上選擇不足,我們還可以創造,因為我們不是僱客,教育不應該是手到拿來的商品。

下次再見到孔子像,不妨想一想,它到底仍然崇立著,還是早被我們擊碎了?除了觀看外,我們有手有腳,可以做甚麼?

開幕影片Opening Film: 街頭就是教室 Grain of Sand

當服從不再是美德 Don Lorenzo Milani e la sua scuola

全人學校及自然學校短片集 Series on Holistic Education School & Gaia School

吶喊+魔鏡 Cry+Mirror

 

Read Full Post »

「自治」與「民主」

「自治」,相信是一個,比「民主」更難,要求更高的詞語; 「自治」,表示你想知道和插手,很有興趣知道和插手,這個你與其他人共同存在的社群,其整個社會生活應該如何共同去安排; 「自治」,表示你願意,有興趣去了解,你所身處的社群,到底處於一個什麼樣的歷史脈絡之中,及處於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之中,在這個世界中,權力是如何被分配的;代表你知道權力是不能避開而是要互相制衡的,代表你知道當你正面站出來,才可以制衡那個企圖不與你商量的權力; 「自治」,是相信選個代表來代表你是不夠的; 「自治」,代表即使你選個代表來代表你,你是有權及有意欲清楚知道及掌控整個選舉的遊戲規劃; 「自治」,代表你要求自己了解和克服自己的恐懼和慾望,因為這些東西生產排斥異類的慾望,而非共融;沒有共融的態度,便只有靠規則,或者權勢,來處決問題了; ......

queen

固,自治所代表的,是為了不成為社會建制的奴隸,而努力經營民主社會生活的態度和實踐,「自治」所承諾的,不一定是「自由自在」、「無牽無掛」的生活。

今年電影節有四齣影片,當然這些社區人民都未必可臻完美的自治境界,但畢竟都在努力中,大家可以一起參考,一起實踐。

人在皇后

天星鐘聲 For Whom the Bell Rings

社區就是能源 The Power of Community – How Cuba Survived Peak Oil

黃幡翻飛處 Home Where the Yellow Banners Fly

人民代表姚立法 People’s Representative Yao

 

Read Full Post »

媒體系列導言

plato

攝影 plato

媒體工作的自主,一直是香港言論自由的指標,然而在全球化的媒體競爭下,傳媒機構對媒體工作者的要求逐漸增加,這種急速的發展,究竟是在發展出媒體的自由,還是把媒體工作者的權力收到媒體機構手中?

今年社會運動電影節的媒體系列,都是來自台灣的紀錄片,有直接關於媒體工作者對工作權的維護,也有具體呈現媒體如何在社會事件當中投入力 量,成為一同理解反思以致參與社會問題的媒介。而這些都直接涉及媒體工者者對自身位置跟權利的認識,這或可作為我們理解媒體權力這問題的切入點。

<<那一天,我丟了飯碗>>,是媒體工作者的自白,是他們對媒體工作身份與個人的充權,也同時重新理解整個社會的狀況,讓他們對機構加諸他們身上的無上權威作出抵抗。

除了裁員以外,來自台灣公共電視台的兩條公視頻道紀錄片--《吶喊》和《魔鏡》中,媒體工作者面對社會問題的態度與取態,也值得我們思量。

公共電視在台灣的電視頻道中有一個專門播放紀錄片的頻道,他們每個星期製作不同 紀錄片,完整討論與公眾切身的議題。然而他們又會用不同於香港媒體慣用的「平衡報導」的論調,反之,他們會用更多不同的方法,直接指向問題核心,從而作出更貼近現實的批判。

那一天,我丟了飯碗 That Day, I Lost My Job

吶喊+魔鏡 Cry+Mirror

Read Full Post »

從台灣鐵馬影展,看到了一個台灣的紀錄片工作者,和新聞工作者,對自己身份一個深刻的反省.

臨離台之前,去了一個鐵馬影展的座談會, 座談會上坐著的三位,分別是

[翻滾吧男孩]的導演林育賢;

今屆威尼斯影展最佳影評人獎得主,林靖傑, (得獎影片:[最遙遠的距離]–香港有放映!)

(林靖傑的出生, 是一個滿心想改變社會的紀錄片導演, 很有熱情的啊) ;

與及, 與許多台灣勞工一起用影像來尋找自扎的勞工工作者陳素香.

席上許多朋友踴躍發言,我聽到令人驚嘆的覺醒.

比如,席上有朋友談到,自己做了多年記者, 有一天, 忽然被無原無故地解僱了,

才忽然知道,自己原來只是一個勞工,不是什麼記者專業協會的[專業人材],

要依靠了好多人的協助,才能爭取回起碼的久薪…

她就忽然想到: 為何大學四年,老師從未教過她勞工意識?

林靖傑講了一個白領專業人士的故事:

一個電腦工程師 ,一天忽然新經理到任,便叫也走路,

還叫個人看著他收拾枱面, 他在那一刻,忽然知道了,自己不是什麼專業人士,

自己與其他基層勞工一樣,是一個勞工.

而不同的紀錄片導演都提到,許多政府機關或者公共電視要買片時,都是以一個極低價,

對紀錄片工作者而言非常困難.

然而,雖然如此,還是有很多紀錄片工作者, 如素香所說: 許多人的自我意識是一個藝術家,

那藝術家就有點排斥接受自己是需要受到集體保護這個事情, 也排斥去組工會,

於是議價能力變得很低,卻又無法自救.

紀錄片從業人員工會的朋友,就更大力提倡大家加入工會.

而同時, 當談到與社會運動團體的合作,大家就認為可以不計回報,

因為大家都明白互相之間的困難.

整個討論,很特別, 是一種香港沒有的氣氛.- -就是一些在社會階層中較上層的文化工作者,

卻因身為一個文化散工,而跌入與基層勞動者相似的非正規工作狀態中, 沒有勞工保險, 沒有勞工福利,

但卻明明,是為人打工的人. 這種情況,其實在香港也很普遍, 但似乎,在香港,大家便無甚認為要組[工會]的需要.

很值得大家參考的一個講法.

相關影片簡介: [那一天, 我丟了飯碗]

Read Full Post »

剛從我們的姐妹影展, 台灣的鐵馬影展回來, 台北放映此齣韓國影片,場場爆滿!

由於香港的社運電影節沒有資金可以請韓國的朋友來,

我們便趕緊跑去聽那個放映後的講座.

這才知道,這部影片的生產過程,真是十分令人鼓舞,實需要向香港的朋友報告一番:

韓國的媒體及文化行動: Media Cultural Action,一班成員,

是一個沒有什麼資金的團體,連辦公室也沒有,只靠大家的網絡來一起工作.

這個16擊的短片集,其實最初只是一名成員的主意: 我們來拍今年韓國最重要的民間事件吧.

於是一呼十幾應,大家便提出了各自的關注,當中有不同的行動者,藝術工作者,還有一位主婦.

工作期間, 大家一直在網上溝通,提出問題和疑難,大家互相幫忙解決.

(聽了真是嚇一跳–這是需要多強勁的主動性啊!)

然後,到影片出來了,大家便討論如何放映,

把影片帶回事發地點(如被填平的潮灘村落,被奪為美軍基地的和平村等),讓不同地點的朋友,

都可看到社會裡其他被受壓迫的群眾.

同時,由於對文化產品非私有化的想像,

他們商量了一個很有趣的網上下載方法:

他們有一套免費下載的條件, 包括:

下載者承諾會做或大或小型的放映會,與其他人分享;

下載者承諾會把放映會後的討論,告訴拍片的朋友等等

總之,就是一些不會只把別人辛苦做的影片據為己有,而是與人分享, 而當中會帶有一個溝通的可能.

所以說,16擊,其實從主意的開始,到影片的發行,其實整個過程,才是一個藝術作品的全部.

想知影片內容?請去 十六擊影片簡介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