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影評 Film Critics’ Category

從台灣鐵馬影展,看到了一個台灣的紀錄片工作者,和新聞工作者,對自己身份一個深刻的反省.

臨離台之前,去了一個鐵馬影展的座談會, 座談會上坐著的三位,分別是

[翻滾吧男孩]的導演林育賢;

今屆威尼斯影展最佳影評人獎得主,林靖傑, (得獎影片:[最遙遠的距離]–香港有放映!)

(林靖傑的出生, 是一個滿心想改變社會的紀錄片導演, 很有熱情的啊) ;

與及, 與許多台灣勞工一起用影像來尋找自扎的勞工工作者陳素香.

席上許多朋友踴躍發言,我聽到令人驚嘆的覺醒.

比如,席上有朋友談到,自己做了多年記者, 有一天, 忽然被無原無故地解僱了,

才忽然知道,自己原來只是一個勞工,不是什麼記者專業協會的[專業人材],

要依靠了好多人的協助,才能爭取回起碼的久薪…

她就忽然想到: 為何大學四年,老師從未教過她勞工意識?

林靖傑講了一個白領專業人士的故事:

一個電腦工程師 ,一天忽然新經理到任,便叫也走路,

還叫個人看著他收拾枱面, 他在那一刻,忽然知道了,自己不是什麼專業人士,

自己與其他基層勞工一樣,是一個勞工.

而不同的紀錄片導演都提到,許多政府機關或者公共電視要買片時,都是以一個極低價,

對紀錄片工作者而言非常困難.

然而,雖然如此,還是有很多紀錄片工作者, 如素香所說: 許多人的自我意識是一個藝術家,

那藝術家就有點排斥接受自己是需要受到集體保護這個事情, 也排斥去組工會,

於是議價能力變得很低,卻又無法自救.

紀錄片從業人員工會的朋友,就更大力提倡大家加入工會.

而同時, 當談到與社會運動團體的合作,大家就認為可以不計回報,

因為大家都明白互相之間的困難.

整個討論,很特別, 是一種香港沒有的氣氛.- -就是一些在社會階層中較上層的文化工作者,

卻因身為一個文化散工,而跌入與基層勞動者相似的非正規工作狀態中, 沒有勞工保險, 沒有勞工福利,

但卻明明,是為人打工的人. 這種情況,其實在香港也很普遍, 但似乎,在香港,大家便無甚認為要組[工會]的需要.

很值得大家參考的一個講法.

相關影片簡介: [那一天, 我丟了飯碗]

廣告

Read Full Post »

剛從我們的姐妹影展, 台灣的鐵馬影展回來, 台北放映此齣韓國影片,場場爆滿!

由於香港的社運電影節沒有資金可以請韓國的朋友來,

我們便趕緊跑去聽那個放映後的講座.

這才知道,這部影片的生產過程,真是十分令人鼓舞,實需要向香港的朋友報告一番:

韓國的媒體及文化行動: Media Cultural Action,一班成員,

是一個沒有什麼資金的團體,連辦公室也沒有,只靠大家的網絡來一起工作.

這個16擊的短片集,其實最初只是一名成員的主意: 我們來拍今年韓國最重要的民間事件吧.

於是一呼十幾應,大家便提出了各自的關注,當中有不同的行動者,藝術工作者,還有一位主婦.

工作期間, 大家一直在網上溝通,提出問題和疑難,大家互相幫忙解決.

(聽了真是嚇一跳–這是需要多強勁的主動性啊!)

然後,到影片出來了,大家便討論如何放映,

把影片帶回事發地點(如被填平的潮灘村落,被奪為美軍基地的和平村等),讓不同地點的朋友,

都可看到社會裡其他被受壓迫的群眾.

同時,由於對文化產品非私有化的想像,

他們商量了一個很有趣的網上下載方法:

他們有一套免費下載的條件, 包括:

下載者承諾會做或大或小型的放映會,與其他人分享;

下載者承諾會把放映會後的討論,告訴拍片的朋友等等

總之,就是一些不會只把別人辛苦做的影片據為己有,而是與人分享, 而當中會帶有一個溝通的可能.

所以說,16擊,其實從主意的開始,到影片的發行,其實整個過程,才是一個藝術作品的全部.

想知影片內容?請去 十六擊影片簡介

Read Full Post »